個人投資者怎麼買DST?

中國投資者如果想在美國投資實體房地產,即使是相對省心的三重淨租賃地產,仍然繞不開房產中介,地產律師,評估師並在專業人士的幫助下,親自過目合約,火眼金睛地挑出所有漏洞,一一補上。由於合約細則及政府用地規定冗長復雜,非專業人士很難將其理解透徹,若不聘請專業人士把關,投資者往往會對地產價值做出誤判,甚至做了虧本買賣也渾然不覺。商業地產評估師陳萌說,久經商場的本地投資機構往往能看破商業地產中的玄機,購買潛力股,她曾評估過一塊位於曼哈頓上城的商業用地,原業主於2013年以1800萬美金的價格售給了一家投資機構,一年後,接盤的機構又以3320萬美金的價值向銀行申請抵押貸款,是什麼原因讓該地產的價值在一年內如此瘋漲?

凱恩斯主義的現實邊界

“凱恩斯主義”再次回到宏觀政策實踐的舞臺中央,主要國家不斷地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擴張的貨幣政策來刺激總需求。八年以來,從當前各國運用凱恩斯主義的實際效果來看,可謂“幾家歡喜幾家愁”,“不幸的國家各有各的原因”。美國經濟似乎已呈現初步復蘇的跡象,而日本和歐洲的效果不如美國明顯,中國以及其他新興市場國家仍處在經濟探底過程中。當前為應對經濟存在的下行壓力,經濟學家們對於是否應再次較大規模採用凱恩斯主義經濟措施存在諸多爭論。雖然我們對凱恩斯主義的總需求管理政策已經耳熟能詳,但實踐中,人們往往容易奉行“拿來主義”,只看到凱恩斯提出的“結論性”政策主張,而忽視其約束條件和政策邊界,從而可能產生與政策初衷相左的效果。

負利率的真相與陰謀 (下) 想辦法成為債務人

丹麥於2012年級實施負利率到現在已經超過4年,在當地30年期的房貸利率接近零,若採用浮動利率客戶每月攤還的金額是本金減掉利息~你沒看錯~利息是減項不是加項,也就是說銀行從貸款的客戶拿的錢會比借出去還要少,筆者的疑問是那銀行要賺甚麼?商業銀行在這樣的壓力下也不敢跟存款戶收取費用,若讓一般人民也要每年付保管費給銀行控怕會有擠兌效應,讓體質不佳的銀行直接倒地不起,將心比心試問若我們的勞保基金也來開始買負利率債券,同時跟人們說這個最好不會倒大家可以接受嗎?殊不知這樣的恐慌早就蔓延開來,日本的保險箱需求大增賣到缺貨就是個最好的例子。

房產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下)

上表藍線為雖然房屋平均年齡為17年但是細分起來標準差距不小,有一半以上的房子都是老舊的公寓但另一半卻是新房子或是蓋好不久的新古屋,真正18年的中古屋反而不多。個人感覺整個房地產呈現M型化,老舊多年的公寓或是舊房子因為價格較低交易熱絡,新市鎮的崛起讓人可以改變生活周遭的環境,享受綠地公園跟寬闊的人行道,走路行車不再擁擠,所以在各中南部和新北市地區的新房子紛紛讓消費者買單,不過炒作投機的熱錢在裡面也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房產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上)

2015年對不動產是個行情多乖、詭譎多變的一年,在2016年確定實施房地合一的政策下在第四季移轉交易爆大量看起來像是最後的逃命波,尤其是在贈與不動產方面更是一飛沖天,讓國稅局的收件櫃台都可以排隊排到一整個上午。台北市的豪宅稅的實施在年裡開始發酵,再怎麼不懂房屋稅制的爺們,在收到房屋稅單之後也拼命地對會計師和地政士百般詢問其計算基礎及如何應對,在一群專業人士跟權貴階級的斡旋下終於讓國稅局做出一些比較具體的解釋令跟發布房地合一施行細則,在未來景氣無法摸透和新制度實施的情況下,不動產的發展會如何前先來了解總體經濟原本的數據呈現。

負利率的真相與陰謀 (上) 人為控制的市場

最近債券市場英國和德國政府債券的回報或殖利率紛紛創下新歷史低點,疲軟的經濟往往會導致利率債券和債券收益率趨於下移。在經濟的教科書上債券殖利率越低代表越不會違約,反之利率越高但是報酬率也高。只可惜教科書的理論只是一小步,真理是需要被不斷挑戰。知名的物理學家Stephen Hawking在被授予牛津的博士學位時,教授問他接下來有甚麼人生目的,他說會用接下來的餘生來證明他的理論,他用三年寫出黑洞理論卻用50年去證明,願意去執行跟反覆驗證的人才會被稱為偉大。

德國科技公司成中資收購標的 (譯文)

在這些飆升的數字背後是中國勞動力成本上升以及人口組成狀況發生變化的現狀,這些因素導致其國內經濟增速放緩。咨詢公司羅蘭貝格(Roland Berger)的投資銀行業務負責人格里勒(Andreas Grille)稱,中國現在已經沒了工資優勢,政府已經意識到,在市場上打造全球領頭羊非常重要,也就是說要創建商業帝國。斥巨資進行收購引來的關注不僅是在交易金額上,更多的是在收購目標上,其中一些收購目標被視為對德國在製造業和工程技術方面的宏偉計劃具有重要意義。一些公司被視作德國“工業4.0”(Industrie 4.0)倡議的關鍵參與者。這一倡議指的是將製造業數字化,通過互聯網把工廠和消費者連接起來。

黃金現在可以買嗎?

去幾年金價一直跌得很慘,但有跡象表明,最糟糕的時候可能已經過去。自2011年漲到每盎司約1,900美元的最高點后,金價一路走低至2014年初的每盎司約1,200美元最低位,跌幅約為35%。自1月份以來,金價開始穩步回升,目前已回漲6%,為同期標準普爾500指數(S&P 500 Index)升幅的兩倍。那么金價到底走勢如何?是死貓式短暫反彈,還是能給交易員帶來實際利潤的下一輪上漲行情的開始?我認為可能是后者,這是因為目前市場情緒有觸底的跡象。觸底的原因是,全球市場的不確定性正在推高“風險溢價”,而且大家對其他投資的熱情減弱。鄭重聲明一下,我可不是彼得‧希夫(Peter Schiff),隨著股市暴漲,通貨膨脹失控,會有金價觸及每盎司5,000美元的錯覺。

風投是下一個泡沫?

即使是採訪過日美等企業的記者,有時也會驚訝于中國企業商業決策的速度。但快速決策的所帶來的問題就是商業決策太草率。中國不少企業聽説房地産賺錢就立刻推進房地産開發,聽説鐵賺錢就立刻建起鋼鐵廠。結果就像所知道的那樣,由於房地産市場供應過剩,導致各地都出現了無人居住的「幽靈城市」;而造鐵廠也因為鋼鐵供應過剩沒有利潤,變成了一個個「僵屍工廠」。理財産品、股票投資、商業中心開發、P2P信貸、海外房地産投資等等、等等。企業和富裕階層的資金像暴風雨過境一般來了又去,這樣的例子可以説是數不勝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