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魚大國的迥異命運

產業科技

世界第一大和第二大三文魚出口國——挪威和智利的命運大相徑庭。挪威的三文魚達到了創紀錄的高價,而拉美國家智利則陷入了需求低和價格下滑的困境。導致這兩個國家命運不同的是油價下跌以及此事對大宗商品出口國貨幣匯率的影響。就挪威而言,自2015年初以來,挪威克朗兌美元匯率已經下跌了16%,兌歐元匯率下跌了6%。這提高了挪威三文魚養殖戶以本幣計算的收入,他們在2014年俄羅斯實施食品進口禁令後曾被迫降價。此後海虱和魚病的爆發打擊了三文魚供給,從而將挪威三文魚價格進一步推高至創紀錄水平。“對挪威三文魚養殖戶而言,眼下是個好時候,”挪威海產聯盟(Norwegian Seafood Federation)首席執行官蓋爾•奧韋•斯特馬克(Geir Ove Ystmark)表示。

挪威三文魚的現貨價格飆漲,基準價格已達到僅略低於每公斤60挪威克朗的水平。由於挪威三文魚超過一半的成本以挪威克朗計價,而大多數收入以美元或者歐元計價,挪威三文魚生產商的利潤率提升了。三文魚生產商的股價表現良好,自2015年初以來,市場領導者美威(Marine Harvest)的股價上漲了14%,而萊瑞(Leroy)的股價上漲了17%。

“這是匯率的神奇力量,”瑞典北歐聯合銀行(Nordea Bank)的分析師科爾比約恩•吉斯克奧德高(Kolbjorn Giskeodegard)表示。相反,對智利而言,大宗商品價格走軟打擊了智利最大的兩個出口市場——巴西和俄羅斯的貨幣。自去年年初以來,巴西雷亞爾下跌了34%,而俄羅斯盧佈下跌了25%。

同時,智利在其最大客戶——美國市場上的份額,也因為挪威的出口攻勢及具有競爭力的價格而遭到侵蝕。結果是,智利三文魚價格跌至3年以來的最低水平。根據智利三文魚行業價格提供商SalmonEx的數據,從2015年初到年底,智利三文魚的價格下跌了14.5%,至每磅3.44美元。除了匯率波動,俄羅斯食品進口禁令及美國零售商對抗生素使用的擔憂也對智利造成了沖擊。俄羅斯是挪威最重要的進口客戶,俄羅斯的貿易禁運促使挪威的出口商向歐盟(EU)和美國發起大規模銷售攻勢。在挪威克朗走弱的幫助下,挪威出口商能夠提供低於競爭對手的價格。

其結果是,根據挪威海產局(Norwegian Seafood Council)的數據,挪威在2015年創紀錄地出口了總值480億挪威克朗的三文魚,比上年提高了9%。對歐盟的三文魚出口額提高了15%至350億挪威克朗,而對美國的三文魚出口額提高了33%至6.26億挪威克朗。另一方面,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的數據,智利的三文魚出口在2015年上半年減少逾五分之一。美國對智利三文魚生產商使用抗生素感到擔憂,也使挪威三文魚更受青睞。自1987年達到峰值以後,挪威三文魚養殖業中的抗生素使用大幅下降,因為養殖者改用了疫苗來對抗魚病。2013年,智利生產了約75萬噸三文魚,使用了逾450噸抗生素,而挪威三文魚養殖者生產125萬噸三文魚僅使用了972公斤抗生素。然而,上架銷售的智利三文魚並無抗生素殘留,高管們表示這是一個營銷方面的問題。“我們需要加強溝通,告訴大家我們的產品無抗生素殘留,”SalmonEx創始人阿圖羅•克萊門特(Arturo Clément)說。

市場方面的困難對智利三文魚業造成了打擊,此前自2012年智利金融危機以來,因為債台高築又難以獲得資金,智利三文魚行業原本就一直處於困境之中。

2015年,智利最大的三文魚生產商AquaChile連續3個季度報虧,其股價自去年年初以來下跌了一半以上。美威曾試圖收購它,但這次收購中途夭折。

分析人士認為,解決方案之一是對由眾多中小型企業組成的智利三文魚產業進行整合。但是許多智利三文魚生產商都隸屬於某個家族企業集團。由於智利三文魚的成本大部分以美元計價,聯合國糧農組織表示,智利“正面臨價格不斷下跌、生產成本又比大多數其他三文魚生產國更高的問題”。

盡管如此,產業高管們仍然認為2016年情況會好轉。“過去四、五個星期以來,我們看到價格已經止跌回升。情況和6個月前比已經好太多了,”克萊門特說。

三文魚遠期合約交易平臺FishPool的彼得•溫高(Piotr Wingaard)表示,挪威三文魚業的前景更加光明,三文魚價格即將走高,而需求預計將保持穩定。

一些人甚至更加看好。瑞典北歐聯合銀行的吉斯克奧德高相信,挪威的三文魚業將在“接下來的兩年迎來一輪新的超級周期”。

然而,行業中彌漫著一種警惕的氣氛。還不清楚價格還能在影響需求之前上漲多少。天達資產管理(Investec Asset Management)的分析師湯姆•所羅門(Tom Solomon)說:“每個人都試圖弄清楚價格升到多高才會減少需求。”

由於挪威克朗貶值,預計一些投入成本將上升,同時魚粉和魚油的價格依然堅挺。挪威海產聯盟的斯特馬克警告稱:“在境況好的時候,你必須得註意成本。”

《金融時報》 寺園惠美子 報道

One thought on “三文魚大國的迥異命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