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依靠用戶生產內容的平臺型公司,該不該對內容負責任?

產業科技

每天都有新的事情提醒我們這一點:美國互聯網與消費科技公司如今擁有前所未有的權力和影響力。Alphabet旗下的谷歌(Google)、Facebook、亞馬遜(Amazon)和蘋果(Apple)通過推出服務或者微調決定廣告和信息流向的算法,可以影響無數人的生活。Facebook目前陷入了一場爭議——有人認為,其人類管理員在為17億月度活躍用戶挑選文章時,或許更偏向於挑選持自由主義觀點的文章,而不是持右翼觀點的文章。此外,一名聖戰極端分子使用谷歌的AdSense系統把花旗集團(Citigroup)、IBM和微軟(Microsoft)的廣告吸引到他的網站上,從在線廣告市場賺了不少錢,直到他被屏蔽。

這兩起事件在不同方面提出了位於社交網絡和互聯網服務提供商的業務核心的問題:它們應為自身平臺上的內容承擔多大的責任?它們是處於法律安全港中(這意味著人們不能因發生在他們平臺上的事情起訴他們,甚至不能提出公平的批評),還是像出版者和編輯者一樣、需要承擔責任?在我看來,答案已經發生了變化,並且會繼續變化下去。當它們規模較小、技術不那麽先進時,要求它們為自己用戶的行為承擔全部責任,不僅是錯誤的,而且會阻礙經濟進步。把它們完全趕出安全港就目前而言仍是錯誤的。但是,它們現在負有更大的責任。這引出一個懸而未決、並已再次升溫的爭議性問題,即谷歌旗下在線視頻分享網站YouTube的行為。自從2005年成立以來,在版權保護方面,YouTube一直深陷於爭議之中。唱片公司和電影公司處於一個陣營,用戶處於另一個陣營——除了他們自己的資料以外,用戶還會上傳一些盜版視頻和歌曲。目前,YouTube正在跟三家唱片公司——威望迪(Vivendi)旗下的環球音樂(Universal Music)、華納(Warner)和索尼(Sony)——洽談新合同,合同內容是這幾家唱片公司旗下藝人的歌曲在線授權事宜。這些唱片公司抱怨稱,跟Spotify和Deezer等音頻服務相比,YouTube給的價錢太低。國際唱片業協會(IFPI)的數據顯示,Spotify平均每個用戶每年向唱片公司支付18美元,而YouTube僅支付1美元。

從體量和影響力來看,自從2006年以17億美元的價格(這個價格如今看來很便宜)被谷歌收購之後,YouTube增長了許多。如今,YouTube本身已成了一個媒體,讓PewDiePie、Zoella和HolaSoyGerman等YouTube熱門賬號得以通過與怪誕音樂、時尚或游戲相關的短視頻,積聚數百萬的訂閱用戶。

這把YouTube變成了一個對音樂家們至關重要的平臺,就像曾經的MTV頻道(維亞康姆(Viacom)旗下)一樣。就連環球音樂在2014年發起一場版權保護閃電行動(該行動對上傳到YouTube和SoundCloud上的文件進行了14.4萬次封鎖,對鏈接到盜版文件的搜索鏈接提出了50萬次刪除要求),以保護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的音樂專輯《1989》不受盜版侵害時,也把她的單曲《Shake It Off》留在了YouTube上面。盡管唱片公司時常與Spotify等向用戶提供訂閱和免費服務的流媒體平臺產生齟齬,但在這些平臺和YouTube中,唱片公司寧願選擇前者。不僅是因為這些平臺付的錢更多(環球音樂估計,如今它的歌曲在YouTube上每播放一次,為其帶來的收入還不到0.1美分),而且這些平臺不允許用戶生成的內容存在,由此最大限度地降低了盜版風險。

錶面上看,解決辦法是顯而易見的。如果唱片公司對YouTube或其付費條款不滿意,那麽它們應當停止把音樂授權給YouTube。如今有了更多的選擇,不久前亞馬遜(Amazon)推出了自己的視頻上傳服務。然而,唱片公司不大可能抵制YouTube。盡管唱片公司滿腹牢騷,但它們很可能會繼續與YouTube合作——YouTube雖然是個“惡魔”,但這個“惡魔”好歹它們已經熟悉了。同時,唱片公司會進行游說,推動法律變革。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在重審版權相關法律,美國版權局(US Copyright Office)也有類似舉動,唱片公司從中嗅到了機遇。歐盟對音樂家和發行商的同情,使其比美國更可能對保護互聯網平臺的安全港做出限制——這種安全港讓互聯網平臺無需為用戶的盜版行為承擔責任。

把YouTube以及類似平臺完全趕出安全港,將是一個錯誤。追究用戶生成內容(UGC)的法律責任或許對唱片公司有利,但一直以來,1998年的美國《數字千禧年著作權法》(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率先主張的安全港起到了積極作用。安全港一直鼓勵著創意活動的蓬勃發展,我們在YouTube上看到的許多視頻正是這種創意活動的體現。然而,這些制定於YouTube創立前的法規確實應當修改得更嚴格一些。正如MIDiA Research的馬克•馬利根(Mark Mulligan)所說:“人們當初設計安全港的目的,不是為了像現在這樣使用它的。”主要缺陷在於,查找違法內容的責任在很大程度上落在了內容擁有者、而不是互聯網公司身上。後者不必封鎖它們並不知情的盜版內容。

 更嚴格的法律未必對YouTube不利。YouTube率先使用技術去發現並阻止侵權行為——其內容ID(Content ID)讓唱片公司能夠在盜版文件出現之前將它們過濾掉。唱片公司表示,內容ID系統不像YouTube聲稱的那麽有效,但YouTube起碼開始擔負起責任了。擁有雄厚資金和技術專長的互聯網集團應當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One thought on “YouTube-依靠用戶生產內容的平臺型公司,該不該對內容負責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