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高利率時代心得

自08年金融海嘯後全世界尤其是台灣進入了零利率時代,甚至一度考慮負利率嚇壞了一堆富人,經過了十多年來民眾也習慣了低利率,大眾對於股票參與度節節升高可為明證,買房置產更是交易熱絡成為全民運動,建商也都不遺餘力倡導剛性買盤讓房價低不了云云,搞了半天所謂的剛性需求就是置產保值抗通膨??疫情後高通膨讓各國央行啟動升息,筆者粗算我國對於聯準會升息的比率約是4比1,意思就是聯準會每升1%我國只能升0.25%,故目前台幣跟美元定存利率已經來到近4%的差距不可謂不大。

公司員工的投資啟示

筆者自認為是長期投資人,檢視手中持股發現平均持有時間約2年,至於兩年算不算長期投資呢倒真的是見仁見智~,畢竟每個人投資週期不盡相同。當本人對某一家公司產生興趣時就會想辦法打聽有無朋友在該公司工作,譬如IC設計族群身處消費產品需求下修導致手上滿是庫存,股價順勢下修重新引起我興趣,我朋友的前同事有在該公司工作,但他覺得公司技術層次不夠、辦公室政治複雜、職場鬥爭文化、工作環境不佳等等,近而評價該公司不值得投資。根據心理學及筆者無數次探聽,很少人會私下認為自己服務的公司很好值得推薦,每一位員工都覺得自己應該值更多薪水,現實中每一個老闆也都覺得員工薪水給太多,此乃商業社會中勞資雙方的宿命。

左側投資?右側交易?

筆者投資十幾年來發現市場漸漸有一種主流分類法亦即左側與右側交易,我有朋友跟我說他有一個左側跟一個右側思維的帳戶,彼此分開不混同風險獨立,聽起來似乎是邏輯清晰解釋的通,筆者也認為在學習方法論上確實可以當作出跨出學習投資的第一步,但筆者強烈認為走到後面恐怕還是同一條道路。

長期投資的風險衡量

長期持有的價值投資態樣在巴菲特等投資哲人倡導下成為顯學,相信現在打開社交軟體奉行老巴為圭臬者比比皆是,筆者投資十幾年來的心得認為長期投資是一件技術難度非常高的行為,最大的原因在於一方面投資人必須要非常了解自身持股,光是這點對本人說就是難如登天,再方面若是犯錯還有可能過很久才知道,長期下來付出的機會成本非常巨大。諸多投資人在持股下殺第一件事情不是仔細檢視公司財務與業務,而是開始念巴菲特經說長抱股價一定會回來云云,這種情況筆者認為充其量只是徒具外觀,本質上是典型的投機行為與價值投資差距甚遠。簡單的說長期持有是一個小朋友不能學的危險動作~

市井小民的商業模式

新冠病毒疫情在國外肆虐與死亡人數攀升雖然災情慘重,但在幾乎無疫情的台灣人中就像一部不真實的恐怖電影,隨著五月底疫情在本島大爆發政府宣布三級警戒,大家終於也複製貼上了歐美人的生活寫照,食衣住行讓人感覺非常不順。自己就為了要不要剪頭髮著實傷透了腦筋,一來每年夏天酷熱無比本就不想要頂著厚髮,二來政府規定不管准不准,吾家樓下的日式威廉也早就收起鐵門停業。咱門心中都有數,庶民經濟在這波疫情摧殘下可說是搖搖欲墜,出門只要看到鐵門拉下的商店心中都默默捏一把冷汗。

2020年投資心得與檢討

2020年是我投資股票以來遇過最大的一次危機,最大的顯著原因當然是疫情的大爆發影響全世界股票市場,且這次本人的資產與美股部位比上一次2008年金融海嘯可說是大上很多,然而遺憾的是隨著資產部位與投資經驗增加,自己的膽量卻沒有成等比級數的增加。本人的投資哲學是只要有遇到好的標的幾乎就是滿水位投資,再加上剛好這幾年確實有遇到很滿意的股票,以致於疫情來襲時手中盡是滿滿的美股~~。俗話說的好人在江湖上總得要挨刀,本身對於股災來臨多少也都有心理準備,但去年的三月的疫情卻是來的又急又快,我只能說美國人真的很會說大話,標普500的大公司投資會議一直到2月中都還表示是”區域性事件”,但三月份疫情一侵入美國本土後股票市場就給我連續四次融斷??哪是哪門子的套路啊?你確定這才叫做”市場效率”??

希爾頓酒店之包租公幻滅心得

本人去年做了一筆近年來相對重大的投資,其標的為在美國希爾頓酒店分拆的Reits不動產投資信託 Park Hotel(美股代號PK),全世界五星級連鎖酒店由四大集團壟斷依序為希爾頓、國際集團、凱悅及萬豪集團。其中希爾頓近幾年的佈局從20幾年前的擴展全世界,到近幾年一一處分海外物業回防美國本土,每家企業營運計畫嚴格來說無所謂好壞,只是筆者覺得希爾頓專注於美國大城市都會區深得我心,2016年希爾頓分拆他的酒店物業成為Reits並單獨上市自此即在我的觀察名單,PK承接希爾頓幾乎95%的物業所以住房率持續穩定在80%不需要額外自行擴展客源,市場調查報告美國近幾年五星級房價一晚從160美金持續上漲到200美金,此數字跟筆者在美國的生活經驗符合,畢竟十年前我在美國住三星級車旅一晚只要30美金,去年筆者在美國查訪這些車旅竟然都50元起跳!

2020年的投資展望

目前為止2020年大概是本人投資台股以來遇到最大不確定的一年,連投資心得都拖到2月才發~。利多的基本面就是全世界的供應鏈在中美大戰洗禮之後,漸漸形成郭台銘先生所說的”一個世界兩個系統”,台灣的半導體、電子業就此可發揮其彈性製造、準時出貨等特色,大陸廠就吃本地公司的訂單符合中國提高自製率的要求、台灣廠就出貨給歐美客戶,兩邊的產能各自配合該製程與規格,享受其左右逢源的優勢。

母子公司之ROE探討

本人初探股市之初,投顧分析師均以EPS每股盈餘為圭臬,分析跟預測的方向亦然。現今基本面財報分析大行其道,股東權益報酬率ROE已成為眾人評價上市公司的簡易,甚至是唯一的方法。本所認為ROE確實是粗估一家企業的入門磚,但值得注意的是當眾人太關心甚麼數字,狡詐多變的市場就最愛玷汙其數字,EPS早期到今依然是公司派想要操作股價而變更之標準標的,不過既然公司派都知道散戶們開始越形重視ROE,故其失真機率越形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