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爾頓酒店之包租公幻滅心得

本人去年做了一筆近年來相對重大的投資,其標的為在美國希爾頓酒店分拆的Reits不動產投資信託 Park Hotel(美股代號PK),全世界五星級連鎖酒店由四大集團壟斷依序為希爾頓、國際集團、凱悅及萬豪集團。其中希爾頓近幾年的佈局從20幾年前的擴展全世界,到近幾年一一處分海外物業回防美國本土,每家企業營運計畫嚴格來說無所謂好壞,只是筆者覺得希爾頓專注於美國大城市都會區深得我心,2016年希爾頓分拆他的酒店物業成為Reits並單獨上市自此即在我的觀察名單,PK承接希爾頓幾乎95%的物業所以住房率持續穩定在80%不需要額外自行擴展客源,市場調查報告美國近幾年五星級房價一晚從160美金持續上漲到200美金,此數字跟筆者在美國的生活經驗符合,畢竟十年前我在美國住三星級車旅一晚只要30美金,去年筆者在美國查訪這些車旅竟然都50元起跳!

2020年的投資展望

目前為止2020年大概是本人投資台股以來遇到最大不確定的一年,連投資心得都拖到2月才發~。利多的基本面就是全世界的供應鏈在中美大戰洗禮之後,漸漸形成郭台銘先生所說的”一個世界兩個系統”,台灣的半導體、電子業就此可發揮其彈性製造、準時出貨等特色,大陸廠就吃本地公司的訂單符合中國提高自製率的要求、台灣廠就出貨給歐美客戶,兩邊的產能各自配合該製程與規格,享受其左右逢源的優勢。

母子公司之ROE探討

本人初探股市之初,投顧分析師均以EPS每股盈餘為圭臬,分析跟預測的方向亦然。現今基本面財報分析大行其道,股東權益報酬率ROE已成為眾人評價上市公司的簡易,甚至是唯一的方法。本所認為ROE確實是粗估一家企業的入門磚,但值得注意的是當眾人太關心甚麼數字,狡詐多變的市場就最愛玷汙其數字,EPS早期到今依然是公司派想要操作股價而變更之標準標的,不過既然公司派都知道散戶們開始越形重視ROE,故其失真機率越形提高。

股本面額報酬率之篩選邏輯

緣起 近年巴菲特倡導的價值投資大行其道,不僅是機構法人、現在也越來越多自然人重視ROE並奉為評圭臬,吾人打開股票篩選網站無一不找尋以毛利率、淨利率、ROE及現金流為參數,前者數據是很重要但筆者倒不是用ROE反而是用更簡單的指標來做初步篩選,筆者要求EPS至少大於3塊股價大於30元股票才納入觀察名單。再複習一下EPS為每股盈餘簡單的計算式為稅後淨利除以發行股數,台灣公司組織面額為新台幣10元,雖然2014年已取消面額十元的規定,但大多數公司基於習慣養成均還是以十元為面額並申請上市櫃。是故面額十元乃大股東的投資起點,我們在投資時候也要算算大股東的成本與我們差距多少才有安全邊際。

從建商存貨盤點未來地產市況

房地產景氣依舊詭譎多變,其中不變的是天天都有人問房價夠低可以進場嗎?本所採用上市建設公司所剩之餘屋切入分析房地產市場。簡單的說建設公司就像是麵包師傅,只要麵粉(土地)買進來後就要趕快烘培成麵包(房屋)賣出去,太久賣不出去賣相就差了利息壓力也跟著來。土地跟營造都可以貸款所以拚的是資金使用效率,一直屯著土地不是正常的建商處理方式。

人民幣定存大作戰 (下)

若嫌鄭州畢竟是內陸城市不夠發達,那請再參考上表杭州銀行的利率,三年定存約3.8%利率也不遑多讓,而且杭州可是千年古城房價可是全中國僅次於北京上海的二級城市,杭州銀行資歷尚淺1996年才成立杭州市握有15%股權,不過最奇妙的是在上海募資上市時吸引澳洲聯邦銀行(總資產4300億美金員工52000人)入股至今仍有18%股權,此項安排真是讓筆者嘖嘖稱奇,小蝦米竟然有大鯨魚進場當靠山,相信既然有地方政府、澳洲聯邦銀行當股東又有存保機制,我們存個幾十萬做定存應該風險有限吧?

人民幣定存大作戰 (上)

全世界自從金融海嘯後各央行施行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有如旋轉水龍頭開關而從不關上似乎水都不用錢似的撒,從降低基礎存款利率到大量發行國債,無非就是為了讓”企業”取得便宜資金、增加資本支出或提高雇員人數。各國玩了將近十年的放水遊戲到底有無效用真理自在人心,但退休族以前80年代有5%的定存、90年代3%的利息通通沒了倒是鐵一般的事實,美國在近兩年經過3次升息之後一年定存為1.5%,台灣目前一年定存僅有1%,超過300萬的金額有些銀行還不收呢! 相較之下大陸銀行的定存目前一年有2.25%左右,若是考量大額存單利息可以更高,筆者從十年前利率時5%即開始投資人民幣定存,近幾年大陸的銀行法規的金融管理制度也有顯著的量變與質變,簡單來說整體管制趨向於法制化、制度化倒是無庸置疑。

Pan Asia Index Fund PAIF-(2821)香港沛富基金

鑑於1997年與2002年亞洲金融體系所暴露出的系統性風險與脆弱性,擁有一個集中管理的儲備中心是一個抵擋外來的堡壘,亞洲各家基於出口為導向的經濟結構在2004年累積外匯儲蓄已達1.5兆美金,儲備的增加看似能讓亞洲的央行具備抵禦西方國家資本侵入的本錢,但該國通常都把外匯存底購買美國國債導致儲備資產以美元形式不斷地流向已發達國家(尤其是美國),如現今台灣央行持有美國公債超過3000億美金為第四大債主。亞洲各國支付較高收益率吸收的外資大部分以低收益美國政府債券的形式迴流,承擔利差損失。

新興市場之風險呈現

傳統上歐美投資者認為新興市場股票監管太寬鬆或是太嚴格、外匯管制匯款金額、不開放資本帳、法律制度不完善對國際投資人保護不周等,上述情況造成股票市場忽漲忽跌,讓投資人容易有資本的虧損的風險大大高於成熟市場,實際上亦不乏例子如委內瑞拉股市在2006年因缺乏流動性關閉外匯市場,讓外國投資人呈現不能換美金最後乾脆換麵包也不要委幣的慘劇。2015年中國股市忽然大跌引起骨牌效應,當時證監會還發布辦法規定大股東不准賣股票的案例,導致整體A股市場陷入了流動性不足的窘境,其亂象在央金跟匯金都跳進來買股票之後才慢慢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