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產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上)

2015年對不動產是個行情多乖、詭譎多變的一年,在2016年確定實施房地合一的政策下在第四季移轉交易爆大量看起來像是最後的逃命波,尤其是在贈與不動產方面更是一飛沖天,讓國稅局的收件櫃台都可以排隊排到一整個上午。台北市的豪宅稅的實施在年裡開始發酵,再怎麼不懂房屋稅制的爺們,在收到房屋稅單之後也拼命地對會計師和地政士百般詢問其計算基礎及如何應對,在一群專業人士跟權貴階級的斡旋下終於讓國稅局做出一些比較具體的解釋令跟發布房地合一施行細則,在未來景氣無法摸透和新制度實施的情況下,不動產的發展會如何前先來了解總體經濟原本的數據呈現。

空屋率與剛性需求

行政院主計總處每10年有做一次人口及住宅普查時有做空屋實際訪問調查,但是10年才做一次調查頻率太低也不符合現任工商社會與市場需求,普查項目有空閒住宅一詞並定義為:係指無人居住且未供其他用途之住宅,包括建商未售出之成屋(新建餘屋待售住宅)與擁有第二棟以上未經常居住之住宅。而內政部營建署認為空屋係指住宅存量中,可提供居住使用但卻未使用或低度使用之住宅單位。顯然主管機關為了不同行政目的對空屋有不同的定義並無統一標準,依稅務局的解釋顯然要完全沒有使用才叫做空屋、此番解釋跟人民所理解的空屋差距太大本文不表認同,然內政部的低度使用又要如何定義也是不容易,嚴格一點的話若房屋沒有設戶籍可能就是低度使用,畢竟投資客應該都不會把自己的戶籍設在想要買賣的房屋吧?內政部與主計總處之定義顯然比較接近一般人民所理解。